来源微信公众号:企观资本

  来源微信公众号:企观资本

  来源微信公众号:企观资本

  来源微信公众号:企观资本

  2020年4月7日,成都立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立航科技”)更新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,进一步向A股上市发起冲击。

  立航科技是立足于航空领域的军民融合企业。主要产品为挂弹车和发动机安装车等飞机地面保障设备,广泛配套于我空海军战斗机、轰炸机及运输机。经多年努力,已成为航空工业重要主机厂的重要供应商。2019年实现营入2.38亿元。

  立航科技作为军工航空工业的配套厂商,不仅严重依赖第一大客户(中航工业),对其毫无定价权。同时,在“军民融合”的政策背景下,军工行业逐渐对民营企业放开,军工航空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,缺乏核心竞争力的立航科技前景不容乐观;此外,公司两次招股书中营业总成本出现“打架”情况,如此重要的数据变化,发行人在招股书中却只字不提,似乎想“瞒天过海”,其信息披露问题十分令人担忧。

  对下游客户毫无定价权,研发投入占比远低于同行

  根据招股书显示,2017-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.36亿元、2.59亿元、2.38亿元,营收先是大幅增长后小幅下滑,整体表现良好。报告期内,立航科技应收账款分别为5629.50万元、12533.90万元、18727.14万元,短短两年之内翻了3倍,2019应收账款占当期营收的比例高达78.84%。。

  客户占款能力分析

  数据来源:立航科技招股书

  一般来说,公司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额越大,其净利润与经营性现金流的差额也越大,意味着下游客户的占款情况也就越严重。2016-2019年,立航科技的净利润总额约为2.15亿元,而经营性现金流量却只有约0.658亿元,相差了1.5亿元。主要原因是经营性应收项目累计增加了2.03亿元。这也反映了上游客户占款严重,导致立航科技的回款能力极差。

  究其原因,主要是由于立航科技对下游大客户(中航工业)存在严重依赖,而下游客户则掌握着绝对的定价权。

  2019年前五大客户销售情况

  数据来源:立航科技招股书

  在军工航空产业链中,立航科技处于中游,作为配套厂商主要供应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下属各大主机厂,作为国有大型军工集团,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拥有绝对的定价权。报告期内,立航科技对上述航空工业主机厂的营业收入占比为97.93%、87.98%、92.02%,客户集中度非常高。

  另一方面,立航科技的研发费用营收占比也比较低,2017-2019年分别为0.27%、1.35%、2.09%,还不及可比公司平均水平的一半。尽管大型军工企业一般不会更换上游供应商,但在“军民融合”的政策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正被吸纳进入相关领域,配套产品竞争更加激烈。再加上立航科技所生产的飞机地面保障设备的技术门槛并不高,很难保证中航工业会一直将立航科技列为供应商。

  两次招股书“数据”打架,坏账陡然大幅增加

  立航科技于2019年6月19日首次报送IPO招股书,并于2020年4月7日对招股书进行了更新,然而笔者发现,两次招股书在重要数据的披露上出现了“打架”的问题。

  资料来源:立航科技2020年招股书

  资料来源:立航科技2020招股书

  两次招股书主要系2018年和2017年的营业总成本不同,相比于2019年招股书,2020年更新版招股书中,2018年和2017年营业总成本分别减少了258.97万元和445.74万元,奇怪的是,营业收入没变,营业总成本发生了变化,立航科技的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却依旧保持不变。

  一般来说,数据发生变化,发行人都应该在招股书中说明原因,是会计政策变更还是会计差错调整。但是对于经营业绩这样如此重要的数据,发行人在新版招股书中却只字不提,不知是想“瞒天过海”还是粗心大意,市场对此表示十分关心。立航科技有必要给出详细的解释。

  根据招股书,立航科技在2019年多出1247.55万元的信用减值损失,主要系应收账款坏账损失,而2017和2018年均不存在这种情况。这笔损失难道是由于下游客户赖账所产生?但一般来说,军工企业(下游客户)都是国有控股,不会存在“赖账”的行为。那么这1200多万的应收账款损失是由于账期已经达到认定为“信用减值损失”的标准了吗?招股书并没有解释说明,市场对此非常关心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