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Home
  • 我是全国人大代表党永富,

    是个农民科学家,因常年与土地打交道,

    大家都亲切地称我为“土代表”。

    我很喜欢这个称号,

    土地和粮食就是我的命!

    回首这些年走过的路,

    其中充满了艰辛与不易,

    但当看到我研制出的奈安除草安全添加剂、

    中草药替代化学农药拌种剂等产品,

    先后在全国12个省、近百个地区治理因过度使用除草剂

    造成的“癌症田”2100多万亩,

    为中国农民挽回经济损失300多亿元。

    我就觉得,值了!

    1988年,我第一次接触除草剂。

    我心有疑惑:除草剂能除杂草,

    会不会伤害到庄稼?

    我在自家的一亩三分田里做试验,

    待庄稼收割时,

    用过除草剂的那一半减产几十斤。

    全国若都用除草剂,要减产多少粮食?

    一想到这,我就忧虑不安,

    暗下决心:

    一定要找到克服除草剂副作用的办法。

    2004年前后,

    由于过量使用除草剂和化肥农药,

    东北三省有些除草剂残留较重的耕地大幅减产甚至绝收。

    我带着新研制的除草安全添加剂来到黑龙江绥化,

    当时已有德国一家公司在治理。

    备受冷落的我对植保站的领导说:

    “你给我一块‘癌症田’,

    我免费给你治。”

    一年后,德国公司治理失败撤离中国,

    而我成功在“死地”里种出庄稼。

    2005年,在河南省药检所领导的支持下,

    我研制的奈安除草安全添加剂

    获国家发明专利。

    2014年我登上联合国讲坛,

    作为首位提出农资次生灾害污染防治的中国农民,

    获得了颁给中国人的首枚联合国“科学之星”勋章。

    紧接着,我研发的多项土壤污染防治新材料、新技术、新产品,

    也陆续被应用到农业生产中。

    特别是新材料炭吸附聚谷氨酸,

    在农业农村部领导的支持下取得了首家登记,

    我们的技术可以使农业生产中化肥减量20%,

    粮食增产8%以上。

    在土地治理、减肥增产领域,

    我几乎是从零开始,

    但让因为过度施肥、

    过度使用除草剂而酸化板结污染的土地重新焕发活力,

    让农民在丰收的田野上绽放喜悦的笑脸,

    是我最美好的理想和追求!

    今年疫情期间,

    粮食生产受到一定影响。

    作为粮食大省的河南,

    部分地区的小麦因错过最佳施肥期,

    处于“半饥饿”状态。

    我捐赠了600万元的农业应急物资,

    用我们研发的“大力士”

    高分子有机水溶肥料专利产品,

    为20万亩小麦“加餐”,确保收成。

    我认为,能够在“战疫”中发挥作用,

    就是新时代新农人的使命与担当。

    今年已经是我履职的第三年。

    我觉得既然人民信任我,

    我就应该做好本职工作,

    为“土”说话,把农民的声音发好。

    2018年全国两会,我提议:

    土壤污染应以预防为主,治理为辅,

    配套专项资金,专门立项,

    借鉴果菜茶利用有机肥代替部分化肥模式。

    同年,我全程参与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。

    全年至少有150天,我都在路上。

    终于,2019年1月1日,

  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》正式施行,

    治理土地污染有法可依!

    但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,

    我国的耕地面积不断减少,

    必须在设立耕地数量红线的基础上,

    设立耕地质量红线,

    为我国农业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基础。

    所以我今年带来了关于设立耕地质量保护红线的建议。

    土壤的事,一辈子都做不完!

    在“为土发声”的路上,我将一直努力。

    今年我带来了这些建议:

   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一年。

    我眼中的小康,

    不仅要让人民吃饱,

    更应该让人民吃好。

    推动土壤污染治理和农业减肥增效,

    能够在确保粮食安全的同时,

    发展农业、增加农民收入,

    用科技来帮助基层农民脱贫。

    这场事关人民幸福的粮食保卫战

    是一场持久战,

    只要常抓不懈,

    让我们的劳动与祖国发展同频共振,

    一望无际的土地一定会年年岁岁长出金色的收获!

    责编:俞镜淇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